美女麻将2在线玩|真人美女麻将

欄目導航

首頁 > 失信懲戒>法院“老賴”黑名單在“信用杭州”網曝光

當杭州市公共信用信息發布平臺在“信用杭州”網試運行,在民間引起了蠻大震動。為啥?因為這是一個強大的失信曝光聯合平臺。本期話題社,我們討論的也正是“信用”這個話題。

  杭州中級法院羅輝副處長介紹說,現在法院的“老賴黑名單”在上報最高法院的同時,也每周上傳一次到“信用杭州”網,“整個信用體系建立了,促使被執行人主動履行,通過懲戒和威懾來起到‘守信’,形成好的社會氛圍。”

  記者登錄信用杭州網的杭州市公共信用信息發布平臺,老賴的名字、案由、拖欠金額一目了然,查詢簡便。

  46000條失信信息一份強大的黑名單

  “老賴”,指欠錢不還的人。目前杭州兩級法院上報的黑名單都是納入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的“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公布與查詢平臺”。

  這個黑名單庫自去年10月1日正式實施,只要輸入企業的關鍵詞或者個人的姓名,就能查詢到是不是“老賴”,具體因為什么案件、欠了誰的錢,標的多少等等一目了然,“老賴”的姓名、身份證也被完全曝光。

  黑名單系統建立以后,對應的懲戒機制也逐步跟上了。

  現在,系統已經與人民銀行征信系統聯網。此外,登上黑榜的企業法定代表人,或者“老賴”個人,已經被限制乘坐高鐵的軟臥(一等座),以及飛機的全部艙位,還被限制申請貸款、信用卡,禁止介入政府招投標等。

  杭州中院透露,迄今為止,兩級法院已經上報了46000多條失信被執行人信息。“只要案件沒有履行完畢,拒不履行、不申報財產的都要納入。以納入名單為原則,不納入名單為例外。”杭州中院執行局實施一處副處長羅輝說。

  登不了機坐不成高鐵做生意的“老賴”這下急了

  陳某,16年前欠臨安當地飼料廠一筆貨款3萬元,判決生效后一直沒有履行。這么多年過去了,他似乎早就忘記這么回事了。今年,他被納入了最高法院黑名單系統。

  前幾天,他在網上買機票被系統拒絕。陳某想,“飛機定不了,那改乘火車吧。”

  試了一下發現,高鐵票居然也買不了,這下陳某急了,自己怎么會被“屏蔽”了呢?詢問后,陳某才想起16年前的這筆債務。他得知,這個“老賴”名 單不僅是在全國范圍內通報,在個人高消費、企業任職、企業招投標等各個方面都有相應的限制、懲戒措施。這次,陳某真切地體會到什么叫“寸步難行”。于是, 他趕快聯系臨安法院的承辦法官謝忠強,主動要求履行債務。

  還有很多“老賴”也在吃這份黑名單的“苦頭”——

  余杭有起案件,兩個租客欠了15萬租金未償還。其中孫某早就離開杭州,回遼寧發展。列入黑名單后,一次買機票被拒時她才想起3年前的這筆債務,等她急著想回余杭法院履行判決時,又因為不能買飛機票,只好委托女婿從遼寧趕來杭州處理。

  ……

  黑名單并非以欠債金額劃分6種情況將被拉入黑名單

  大家都很關心,在執行案件中,欠多少錢會被“拉黑”?

  實際上,進入黑名單,并非以未執行標的額的大小來衡量。如果滿足最高法院規定的條件之一,哪怕你就欠了1塊錢,也會被納入黑名單。實際執行中,與基層法院執行局法官們“死磕”的“老賴”,有的幾百塊錢未履行,人就消失了,有的則是大案要案,未執行標的額以千萬計。

  羅輝介紹,只要符合以下條件之一,就會被上報到最高法院的這套系統——

  1.以偽造證據、暴力、威脅等方法妨礙、抗拒執行的;

  2.以虛假訴訟、虛假仲裁或者以隱匿、轉移財產等方法規避執行的;

  3.違反財產報告制度的(沒有如實申報自己的財產狀況,或者拒不申報自己的財產);

  4.違反限制高消費令的(比如出入高消費場所,乘火車軟臥、高鐵一等座,乘飛機出行的,子女入讀高學費民辦學校……);

  5.被執行人無正當理由拒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的(有錢不還);

  6.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的。

  黑名單制度對欠債額小的“老賴”特管用

  目前,你登錄信用杭州網—杭州市公共信用信息發布平臺—信用公示——黑榜,馬上就能看到中級法院公布的32854條被執行人的信息。被執行人、 案由和所欠金額,執行狀態一目了然。金額小到一兩千元的,大到數千萬元的。大量案由因為民間借貸,還有不少是因為盜竊、繼承、離婚等。如果你以人名搜索, 一下子就能搜出來。十分方便。

  其中,至少有數百條顯示,仍在執行中(“狀態”這一欄共有兩種情況,一種為執行中,一種為“程序終結”。所謂程序終結,是指規定期限內暫時沒有 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的財產,暫時結束執行程序,一旦發現有新的被執行人財產線索,則恢復執行)。也就是說,即使你一直不還錢,但你這個名字是一直要在 這兒掛著。

  對一些標的額較小的執行案件,黑名單制度非常管用。“原來他們抱著僥幸心理,有能力履行卻不履行,現在處處受制約,不得不主動履行。”蕭山法院執行局一位法官說。

  不守信的“老賴”們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。

  基層法院針對“老賴”們的限制措施在不斷升級,比如江干法院、臨安法院都與交警部門協作,查扣老賴的汽車。

  臨安法院執行法官謝忠強說:“在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制度實施后,對于執行法官來說,抓‘老賴’變成‘不是一個人在戰斗’,而是全社會在努力。” 一張對失信者無形的網正在漸漸收緊……

 

    來源:杭州日報   2014-12-02


美女麻将2在线玩 bbin波音公司 网络捕鱼赚人民币 大乐透选号技巧精准公式 小本金怎么样去赚钱 广西快三在哪里买 江西快三 山东群英会微信群 贵州11选5五码走势图 河北快3走势图一定牛 澳门即时赔率加强版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网站 中原河北麻将最新版本 1818比分直播 吉林快3开奖一定牛 快乐时时开奖号码 快乐10分玩法